广西优质茶叶交流组

他如何在20年里读懂普洱老茶

楼主:深圳市茶文化促进会sztcpa 时间:2021-11-25 15:28:56


有人说生活最大的乐趣就在于毫无征兆的不期而遇,唯有神秘最容易保持众人泛滥的好奇。

与茶的不而遇



比如在某个阴雨朦胧的周末,踏着深圳难测的雨水,你毫无遇见地走进深圳南山明香茶城,游走于这个种类繁多的茶叶市场,各种新旧茶叶琳琅陈列其间,带着满心的期待,在这众多的茶叶中寻找自己的所属以弥补那茶叶罐中残缺的圆满。当你徘徊往返从一楼一直走到三楼的尽头依然两手空空一无所获的时候,带着怅然若失的失望和愤懑正准备打道回府。忽然,你看到在三楼隐蔽的拐角处恰有一个古色古香的茶房,在这个朴素低调的茶城里显得格外不和谐,这样的不期而遇催动你的好奇把你推入这个不大的房间,于是,在这个不圆满的雨天你有了一个意外的圆满收获。

老茶茶店

古色古香的

和这个意外的奇遇颇为类似,对于那些喝过无数杯茶的老茶客来说,茶叶最大的魅力也就是无意中的不期而遇。因此,茶即生活,热爱生活的人必然爱茶。徐飞鹏老师与茶的结缘也纯属意料之外的不期而遇。从1997年起,徐飞鹏老师开始接触普洱茶,作为一个从事化妆品和服装贸易的生意人,彼时对于普洱也无很细的讲究区别,无论老茶还是新茶都一样地喝。直到新世纪过后的第二年,老茶的魅力才在时间的积淀下慢慢让徐飞鹏着迷。

从2003年开始,徐飞鹏老师便转行做起了普洱老茶的经营。为了更好地认识普洱茶,几乎每年,徐飞鹏老师都要和一些茶友一起自驾前赴云南茶山,几年下来,几乎跑遍了所有大小茶山。

“从小我家就住在茶园边上,在我心目中的茶树,都是矮矮小小,不到一个人高,因为在台湾的茶树都是灌木型的,来到云南我才知道还有乔木型的茶树,可以长得那么巨大。树龄有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可以有好几层楼高。2004年第一次到云南,我就被云南茶区的这种原始的生态环境深深吸引,因此每年都会往云南的茶山跑,感觉云南,每年都在向我招手。”

“普洱茶跟其他的茶最大的不同在于它的生命要经历两个阶段,茶叶在茶树上生长最后被摘下,做成茶饼是一个阶段。从茶饼制成在良好环境的保存中经过时间陈化是第二个阶段。从2004年起,我每年都会到云南订制普洱茶,把茶叶从茶树上采摘下来,制作成茶饼,让它开启另外一段生命旅程,这样的过程让人感到妙不可言。”

在那个茶山旅游尚未兴起的时候,走一趟茶山绝非易事。对此,徐飞鹏老师至今记忆犹新。

“现在两个小时的路程当时可能要一天,我们经常半夜堵车堵几个小时,倒在车里睡一会儿,路通了,交警就敲开我们的车窗往前走一段。”

这样的艰苦对当年的老茶人而言已是司空见惯的常事,但念及于此,徐飞鹏老师却还是笑意盈盈,似乎对于一个爱茶的人自然乐在其中。云南茶山留在徐飞鹏老师记忆里的除了那些高大的种生茶树,还有那些难以捕捉的鸡。据徐飞鹏老师自己透露,他是一个特别爱吃鸡的人,在云南考察茶山期间发现在当地农家里有一种放养的鸡,白天在山地间飞行,捕捉不到,到了晚上就自己从树上下来。“可惜现在旅游的人多了,这种鸡也很难再吃到。”这样的供不应求不只是在野味珍馐,随着普洱热潮席卷全国,老茶的价格也甚嚣尘上,从数万一饼炒至百万以上的高价。


“早期刚开始接触老茶的时候,那时候是一饼老茶是几千元到几万元,有很多茶友在喝,现在这些老茶已经涨到七八十万甚至上百万,还是有很多茶友在喝。好的老茶有很多的迷人之处,如对身体的体感,还有它特殊的香气。是在其他茶类无法体验到的,从十几年前开始喝老茶的茶友,对老茶的念想,是无法根绝的,所以当它价格再高,也是会有很多人去追寻它。尤其当第一次喝老茶的人,那些感觉可能是一辈子都忘不了,永远会记住的,所以现在也就越越来越多人在追求老茶。”

谈到现在茶人不懂老茶的现状,徐飞鹏老师也颇有遗憾:“以前在我刚入茶行业的时候,老茶还不是很贵,也能喝得起,现在老茶已经卖到上百万了,即使是卖茶的人也很难喝到,所以新进茶行的人他们自己也不太懂,就更容易误导消费者。这也是我们打算开办老茶培训班的一个原因。”

茶话之余,徐飞鹏老师又从那整齐的一排杂志中取出几本放在我面前,那是台湾著名普洱茶季刊《茶艺普洱壶艺》,“从04年到08年,这本杂志每一期我几乎都有投稿,后来生活越来越忙也就写得少了。”言毕,徐飞鹏老师若有所思地顿了顿,轻抿一小口熟茶。

从喝茶到识茶是一种机缘,从品茶到爱茶更是一种持之以恒的热情。在徐飞鹏老师的茶店里,除了那一饼饼陈旧的老茶,更少不了一些稀珍古玩的点缀。也许,当一个人与时间结缘,便难以割舍那些过时的历史情怀。

实战普洱培训师

徐飞鹏

专注老茶20

用专业眼光审视普洱

深圳市茶文化促进会

一起分享茶文化的点滴

微信公众号ID :SZTCPA1218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