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优质茶叶交流组

安徽阜阳:信访诉求公开评 疑难问题终化解

楼主:倦了茶舍 时间:2021-10-26 23:02:17

人民网合肥6月16日电(韩震震 高飞跃)近年,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60岁的老信访户老谢不停向有关部门反映同一个问题:年轻时,工作安置没安排好。

老谢的诉求有一定合理性,可由于时间太久,现行政策早已不再支持,导致其信访多年一直得不到满意答复。由于信访次数过多,接访单位疲于应付,往往只是接下材料,跟他缺少沟通交流。

不过,最近这次,老谢却哭了。多年信访没解决的问题,在一次群众评议会上,得到了解决。老谢从此不再上访。

2017年4月至今,阜阳市推行疑难信访事项公开评议制度,政府搭台,群众唱戏,社会监督,一批信访积案通过评议得到了有效化解。

信访诉求合不合理,由评议员说了算

关于老谢的那场评议会,阜阳市委副秘书长、市信访局局长田世海印象深刻。

“他说这么多年,找这个部门,说两句就让走,找那个部门,说两句又让走。今天让他坐在这里,十几个人听他讲,他表示感谢,站起来鞠个躬,然后就哭了起来。”在大家安慰老谢的过程中,评议会开始了,倾听老谢的陈述,了解责任单位的难处,评议员们明白了这个疑难信访事项出现的原因。

老谢的诉求有一定道理,可60岁的他已到退休年龄,而且身体不好,再想着安排工作,既不符合现行政策,也不符合其实际情况,怎么办?

“直接解决的路走不通,那还有没有其他方法?评议员们现场出谋划策,市、县信访部门积极协调,最后责任单位综合各种政策,给予他一定经济补偿,事后老谢还送来了锦旗。”事要解决,怨要纾解,在田世海看来,评议可以说是“第三方对疑难信访事项公开公正公平的评判”。

田世海所说的“第三方”,就是信访评议团。他们是中立性、多元化的社会力量,由群众代表、两代表一委员、社会工作者、人民调解员、律师、专家学者等共同组成。

“讲理、懂法、知政策,敬业、爱岗、利群众”,按照这个标准,2017年开始,阜阳在全市选出了一批认真负责、公道正派的评议员。

“我们最初要求每个县区选100人,随着工作的推广,全市的评议员队伍已有数千人了。”其中,阜阳市颍州区就采取了“90 X”的信访评议员组成模式,即从两代表一委员、群众代表等群体中选聘“区级评议员”90人,每个村(居)再选聘10名德高望重的老党员、老干部、乡贤名人等为评议员,组成90 1450人的“千人评议员库”。

评议员由“信访户”随机挑选

5月18日下午,胡某某信访事项评议会在阜阳市颍上县谢桥镇龚集社区举行。当天参会的9名评议员都是信访人胡某某自己随机挑选的,不但全程录音录像,还允许其他群众旁听。

今年74岁的胡某某,从2015年起开始信访,反映“社区干部不让其在宅基地建房”一事。谢桥镇政府曾对此进行过详细的调查,并给出了答复意见,但胡某某一直不满意。

胡某某是一位孤寡老人,此前一直在兄弟家住,其宅基地于1998年被大侄子盖上楼房。随着年龄渐长,胡某某想跟大侄子住在一起,便提出在大侄子家隔壁空地上,盖一个小房子供自己居住。

“这件信访事项的主要症结,是那块地的归属。”颍上县信访局工作人员说,胡某某认为那块地是他的宅基地,自己有权建房子,但社区却认为,那块空地以前是公共道路,不能随意侵占。

社区提出,在其他位置提供住房或建房,但胡某某坚持要跟大侄子家住在一起。

评议会上,信访人胡某某的大侄子,以及谢桥镇、龚集社区等责任单位,当着9名评议员的面,摆证据、讲道理,甚至为了一点细节争得脸红脖子粗。

“双方这么争是好事,在争的过程中,有理没理大家看得很清楚。评议过程,本身就是个辨明是非曲直的过程,也是一个化解心结的过程,这是其重要意义所在。”田世海说。

据统计,2017年4月至2018年6月,阜阳全市共组织114次信访评议,其中,支持信访人的30件,支持承办单位的84件。不管结果如何,这些经过评议的疑难信访事项,信访人都没有再继续上访。

“信访评议是一剂中药,这么多人一起来评理,信访人的心结,大多是可以打开的,怨气是可以纾解的。有的信访人评议失败了,会当场表示不再上访。有的人虽然当场不吭声,但事后,也没有再上访。”田世海说。

政府“独角戏”变群众“大合唱”

信访事项的化解最终靠的还是“事要解决”。

评议,让以前政府信访工作的“独角戏”变为群众的“大合唱”,而群众力量、舆论力量、道义力量的引入,既促使信访人反映诉求回归理性,也有效督促了责任单位依法依规履行职责。

根据阜阳关于“疑难信访事项公开评议”的工作通知,评议结果遵循绝对多数(三分之二)原则,即2/3以上的评议员认为责任单位处理意见符合法规政策规定,就予以支持;低于2/3的,责成责任单位重新办理,不得再次作出相同或相近的处理意见。

“如果评议结果支持信访人,责任单位必须在一个星期内解决问题,颍泉区就由信访联席办公室出面,找专门的评议员盯着责任单位,督促相关事项的解决,不让信访人再来回跑了。”田世海说。

除了制度上引入群众力量,阜阳在组织评议工作的过程中,也选出了很多热心人,他们除了参加评议会外,还会私下做很多工作,帮助解决信访事项,这其中就包括一位曾经的“上访户”谢明伍。

谢明伍是颍上县谢桥镇谢桥社区人,也是一名评议员,虽然已经72岁,但精神矍铄,思维清晰。

5月18日,颍上县胡某某信访事项评议会上,虽然信访人没有选谢明伍来评议,但会场离他家不远,他也跑来听会,并趁会议间歇,跟74岁的胡某某聊了起来。

谢明伍与胡某某年龄相近,有很多共同话题,也有很多共同的熟人,他帮胡某某梳理思路,寻找症结,希望能把这个问题尽快解决。

工作制度阳光公开,群众力量监督跟进,这些确保了信访评议公信力,也有效化解了一个又一个信访“老大难”问题。

一年多来,阜阳市组织评议的114件信访积案,有84件信访人承诺息诉罢访,化解率超过70%。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