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优质茶叶交流组

你说忘掉一杯茶的滋味究竟要多久

楼主:女巫 时间:2020-10-25 12:42:17




最近常有点小感伤,日子过的太快了,“嗖”一声,就到今年的尾巴。在这些个无所适从的时刻,我就知道,我要回去看看孔老师他们了。


孔老师是我曾经的老板,叱咤风云的中国咨询界大人物。跟随他的两年,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蜕变。自己开了小公司后每次再回去见老师,哪怕只是短短交流1,2个小时,所得知识与指点也足够我消化几个月。


开车驶入西溪湿地创意园区,那日正是深秋暖阳,高大的柿子树穿透蓝天。车载电台播放的音乐也突然松弛起来。

回到老东家,就像回家一样。

孔老师刚从印度对唐卡艺术追根溯源归来,精神烁烁。他说:来,今天我们来泡一壶稀罕的茶。


泡茶的是薛姐姐。

那两年,我们曾一起天南海北出差,记得有年湖南暴雪,辗转从长沙转车去澧县一家啤酒企业,天地间白茫茫就像没有世界尽头,薛姐姐安慰我说:起码我们还认识了“澧”这个中国字啊。


水正在沸开,水沸开的声音如同落地窗外西溪林间的阵阵清风。

薛姐姐取出茶球,边温壶,边说:那个孔老师的学生李伟,你知道的吧?10年前他一头扎进云南整座倚邦山23000亩的明清曼松贡茶园,人家种茶是扦插,隔年就能收获,他偏用古法播种茶籽,这种小树茶要种植7,8年后才能成茶,每株茶还必须前后间隔3米左右,成长互不干扰,根本不用担心茶病蔓延,更不需要使用农药。

所以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安心喝上一口干净的好茶了。



古朴的茶具器皿之中,由普洱之王曼松精制而来的红茶美色正微微荡漾。我有点胆怯,为自己不够懂茶。

老师示意我喝茶,他说:没事,我们沏茶时,重的东西会轻轻放下,喝茶就是举重若轻,自在闲逸。


举起这一杯远道而来的风景,气息芬芳而踏实饱足,液汁柔厚如缎,它使普通的下午顿时镀上片刻金黄。

浅浅喝第一口,就像突然空降在深山茶园,深呼吸了一大口纯净而醇厚的空气,细细品味,口腔中茶汤滋味宽容广阔,并留有一些不动声色的余地。

我的感官正被一双温和的手轻轻摇醒,身体和四周都妥贴无比。


聊着些故人往事,不知不觉喝了近20泡,曼松红茶依旧质地沉着,茶味醇厚。光阴是它的知己,它没有荒废那8年的孤独成长,更吸纳了足够深厚的土地能量,并将它们转换为迷人的甜馥之香,令喝茶者不知不觉陷入惺惺相惜心领神会的境地。



薛姐姐又打开另一粒紫色包装的茶球,她说:这个紫娟茶厉害了!长在勐海南糯山老寨附近云雾缭绕的倾斜山坡上,是中国最大一片高山紫娟茶园。因为富含花青素,它的芽,叶,茎和茶汤都是紫色。


如果说曼松红茶是大家闺秀,那么紫娟茶则像一位正摇曳着穿过雨巷的丁香姑娘,天生带着澄净,轻盈和细致的清香。

该怎样形容这种难忘的滋味呢?轻盈又踏实,飘逸而有力量,像是有一些音符在舌尖上跳舞;像是在清晨踏上清洁透亮的雪地;

像是一场不断变幻故事情节的紫色梦境,你看不见飘渺的它,它却以细密的滋味如蜂芒般轻易穿过你。


明明天色已近黄昏,我们却将茶喝出了明亮的气氛。

因为有些人会始终照亮你,

因为有些人会永远彼此照亮。



告别时,薛姐姐把两种茶装进一个紫色小圆球,她说,喝过它们,你一定会念想的。

周末早晨,当我睁开眼,突然我就想到了口腔中那一抹被宠爱过的滋味。

“今天,我要去找一个好地方喝茶。”果然,这成为了一个念头。



白乐桥的“荔枝”是我很喜欢的小民宿。推门进入一整片纯白色砂石的日式庭院,还未入座寒暄,日子就已柔软起来。

这是一场纯属个人的小茶事,

穿上令身体感觉松弛的针织裙,坐在蒲草垫子上,先取一粒曼松红,手触茶球,它干爽紧致,散发着内敛却丰富完整的幽香。



接着往壶中注入热水,将水柱稍偏斜于壶口一侧,瞬间激荡出一阵饱满香气。

“荔枝”替我多加了一把滤茶勺,于是整个过程迟缓下来。缓缓举起茶盏细嗅,呼吸也慢了,先吸入远方清风明月酝酿的香,再让茶汤在口中不舍的盘旋,慢慢咽下,可心中仍想紧紧追随那股正在撤退的甘醇。


等喝完这泡茶,阳光已落到瓦墙的另一侧,

一个刹那就这样过去了,心中欢喜渐生。 

茶替代世间所有温存的情义,慰籍着每一个独自喝茶的人。



自从喝过曼松红和紫娟,仿佛我的舌尖、喉咙和脑海里都被植入了记忆。有时我会想起曼松的绵长,有时我会回味紫娟那种明朗的微凉。就像突然想到了一段往事,想到一个迷人的人。

他们都如这盏茶,有着清澈澄明的香气,一脉天真,山远水长。

你说,忘掉一杯好茶的滋味究竟要多久呢?



PS:这般稀罕好茶,来自与我的老东家旗下礼品工作室出品。想和大家分享世间美好小物,这里有一个“女巫的朋友们”专享购买二维码。

两颗曼舒红茶+两颗紫娟茶尝鲜小套装原价是108元,专享价是88元哦。


别说话,扫我。

-长按二维码 立享折扣价-

你也不会忘记我的滋味。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